张文中详解数字零售棋局:马云和我看到了一个同样的未来

时间:2020-03-18 22:07:31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张文中在下一盘棋,目前“物美系”的零售网络已遍布全国,而这背后的推手离不开多点,依托于张文中长久以来对数字技术的探索与“打磨”。

对话丨《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振红

文字整理丨《中国企业家》杂志社记者 谢芸子

编辑丨徐昙

摄影丨史小兵

划重点:

马云的“新零售”是从线上往下看,看到了更多机会,但是对于我们而言,2014年成立多点主要面临的是怎么生存的问题。

不管是“数字零售”还是“新零售”,大家都看到了一个同样的未来。明天是什么?明天就是在全面数字化的基础上,实现线上、线下一体化。

阿里巴巴的商业操作系统,面对的是整个“大零售”,是一个更巨大的系统,我觉得类似于iOS,可能多点更像是安卓。

不管是盒马还是多点,都存在挑战。对于盒马而言是如何建新城,对于多点则是如何进行旧城改造,其实核心都在于如何解决当前零售企业最大的痛点。

不是我掀起了并购潮,而是零售行业到了整合的关键节点。

“大年三十,我们的党委书记带了1亿元的现金飞赴韩国采购口罩。”物美集团创始人、多点Dmall董事长张文中告诉《中国企业家》记者,据他介绍,在新冠疫情发生后的第一个月,物美的口罩销售达到了1800万个,北京也因此成为了全国唯一的口罩没有断供的城市。

从这样的数据来看,似乎没有人能否认物美与多点在疫情期间的作为,同时在2019年,物美也大动作频频。

2019年10月11日,物美宣布持有麦德龙中国70%的股份,多点成为其重要的技术合作伙伴。沉寂数年的张文中再度出现在人们视野,更有评论称,物美因为这笔收购,重新回到了零售市场的第一梯队。而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张文中自己也承认整个竞购过程的“惨烈”,“我们非常幸运,物美与麦德龙的整合也有巨大前景”。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物美在西南市场的布局。

2019年6月,物美控股集团、步步高投资集团分别与重庆市国资委和重庆商社集团正式签署《增资协议》,而据张文中访谈时透露,此时的物美与重庆商社的战略合作还在进行中。“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互补的战略结合”,同时张文中表示,未来物美与重庆商社、步步高还会有更多协同,“同时根据协议,物美未来不会进入西南地区”。

张文中在下一盘棋,从目前的局面看,“物美系”的零售网络已遍布全国,而这背后的推手似乎离不开多点,依托于张文中长久以来对数字技术的探索与“打磨”。

2015年4月,张文中创立的分布式电商平台多点Dmall正式上线,专门为传统线下零售企业提供数字化的解决方案,在更多人看来,多点也为物美拿下麦德龙中国提供了技术保障。在多次采访中,张文中也始终强调,中国的零售市场足够大,但传统零售企业想要保持“增量”,关键还在于要坚定地进行“数字化改造”。

而在这个过程中,多点是工具,也是传统零售企业在数字化的过程中强有力的支持。

3月17日晚,《中国企业家》大型对话节目《何问西东》邀请物美集团创始人、多点Dmall董事长张文中,与《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何振红对谈。期间,双方对张文中的创业初心、零售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物美的多项并购进行探讨。

以下为对话实录,有删节:

传统零售要脱胎换骨

何振红:2月2号,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去了物美万寿路的门店,他当时说,“文中立大功了,物美立大功了”,我想问一问你们做了什么事情,让蔡书记给你们点赞?

张文中:就是一句话,关键时刻顶上去了。

我给大家先亮一个数字,在这次疫情暴发后的第1个月,物美就销售了1800万个口罩,尤其是在疫情最初期的时候,北京市场80%~90%的口罩都是物美和多点销售的。据我了解,北京也是全国唯一一个口罩没有断供过的城市。我们一看到疫情出现,大年三十(1月24日),我们的党委书记带着一个亿的资金就去了韩国,抢购回来了宝贵的口罩资源。

其次,物美又在北京蔬菜、肉品断供的关键时刻顶上来了。最高峰的时候,一天运有200万公斤的蔬菜、40万公斤的猪肉通过物美的供应渠道进京,为了保证老百姓的正常生活,我们还在每个小区门口建立“物美-多点”社区抗疫服务站,这些服务站等于是多点的提货柜,在封村、封闭社区期间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到目前为止,北京的4000个社区中,我们已设立2500个服务站。真正做到了老百姓放心、政府安心。

第三就是物美一直坚持的“不涨价、不断供、保安全”的理念,物美的几万员工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们到目前为止,几万员工都是零感染。

何振红:说到多点,我们了解到你提出了一个叫“分布式电商”的概念,这个概念要怎么理解?多点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模式?它为传统的零售业提供怎样的服务?

张文中:多点的使命是能让传统的零售企业在数字化的时代“向上”、活得更好。那么既然要商业“向上”,就必须要做脱胎换骨的改造,但是对于一个传统的零售企业而言,全面数字化是很难的。

我原来经营物美,物美也需要转型,所以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挑战、这样一个机会。其实一直以来,国内外大型零售都在尝试通过中央电商的平台去实现数字化,但也正因为分散的仓储、门店,中央电商的方式很难,所以努力去做了另外一个尝试。

2014年下半年,我提出了“分布式电商”这样的概念,什么叫“分布式电商”?我是学系统工程学的,在这其中有一个理念叫“分布式控制”,就是考虑在节点多且分散的情况下,大家也能有个协同,那么我想这很适用于我们成千上万的店铺分布上。

我们比较早就提出了“分布式电商”这个概念,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还不太认同,多点通过5年多的努力,受到了国内、国际的认可。现在有100多家零售企业已经成了多点的战略合作伙伴,形成了一个多点联盟。我们希望能够让传统零售企业彻底实现线上、线下一体化,包括商品、会员、供应链等。如果数字化的浪潮来了、老的企业都死掉了,会造成很大的浪费和社会负担。

何振红:可不可以举一个例子,讲一个店的改造模型?

张文中:比如说物美联想桥的门店,这个店原来是一个两层的卖场,在没有数字化的状态下,经营是比较艰难的。后来我们下决心缩小了商场的面积,对于商场的所有运作进行结构重构。经过努力,这家门店80%的消费者通过APP完成购买。这样一来,店铺的商品逻辑也完全变了,原来是比较传统的订货补货逻辑,在数字化的平台上,所有的行为都可以自动完成,极大提高了人效,经营面积虽然压缩了一半,但销售额比过去有很大幅度的增长。我想判断数字化成功与否,最重要的还是要看你能不能给消费者带来真正的实惠、以及更好的服务。对企业而言,数字化的成果也要放到真正提高销售、改善经营上去,最终还是要看经营结果,我们总说的“要回归商业本质”,也是如此。

大家看到了一个同样的未来

何振红:马云2016年才在云栖大会上提出“新零售”,“新零售”和你理解的“数字零售”是一样的吗?

张文中:马云是中国企业家的骄傲,是一面旗帜,我们大家也都非常钦佩他走过的路。当然“数字零售”是我的一个理解,我是觉得用“数字零售”来概括零售业在数字时代的转型是相对准确的一个词。但是马校长提出“新零售”后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觉得这个事件对于零售企业而言绝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注脚。

其实不管是“数字零售”还是“新零售”,大家都看到了一个同样的未来。明天是什么?明天就是在全面数字化的基础上,实现线上、线下一体化,模糊线上线下的边界。只有线上线下成为一体,才能真正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才能大幅度提高整个商业的效率。

当然这两者也有不同的地方。对于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而言,他们更多是从线上往下看,看到了更多机会,但是对于我们而言,2014年成立多点主要面临的是怎么生存的问题。

何振红:2019年1月份的时候,阿里巴巴董事长张勇在全球品牌零售商大会上提出来,说要做一个赋能型的商业操作系统,这会不会与多点形成竞争?

张文中:我想这个操作系统跟多点不一定是完全相同的概念,我们还是更聚焦生鲜快消品,对于阿里巴巴而言,需要面对的是整个“大零售”,是一个更巨大的系统,我觉得类似于iOS,可能我们更像是安卓。

盒马是建新城,多点是旧城改造

何振红: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19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是41万亿,其中餐饮业有4.7万亿、汽车4万亿,然后还有一些建材、批发等,纯粹的零售业大概是在15万亿的,所以首先这个市场非常大。但是我们也看到在生鲜领域依然存在竞争,比如说盒马。

张文中:其实我觉得盒马是非常好的一个创新,而且盒马对于整个行业都有非常好的推进作用,但不管是盒马还是多点,都存在挑战,对于盒马而言是如何建新城,对于多点则是如何进行旧城改造,其实这些的核心都在于——如何去解决当前零售企业最大的痛点。

在多点看来,零售企业数字化最大的困难是缺乏强有力的支持、缺乏工具。其实对于传统零售企业而言,它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巨大的网络,从业者在“产品的理解、消费者的洞察”等方面都是专家,多点的使命就是,能够在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缓解他们的痛苦和代价,而且现在看起来这种使命也是的确存在的。

其实在过去20年,中国的生鲜快消品领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果倒回到90年代,我们更多的消费需求还是依靠国营副食店,后来物美、大润发、永辉这样的连锁商超开始起步,沃尔玛、家乐福、麦德龙等明星企业也进入中国。但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我们又不得不面临数字化的迭代。可以说中国用了20年的时间浓缩了国外一个世纪的道路。

其实我在1999年的时候曾经搞过一个电子商务有限技术公司,当时还是得到了来自硅谷、包括IDG在内的资本支持,当时我的想法就是要打通零售向上的商品供应,但这个链条实在太复杂,我当时也没有去考虑C端的需求,一直在烧钱,到了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时候,就决定不做了,后来2003年物美上市。

我想我可能是缺乏马云那种坚定不移的斗志,那个时候如果物美能够去做互联网公司,可能今天会不一样。

行业到了整合的关键节点

何振红:我们也关注到,物美这一两年又开始掀起扩张、并购了,包括麦德龙中国。很多人也因此说,张文中又回来了。

张文中:其实不是我掀起了并购潮,而是这个行业到了整合的关键节点。中国消费市场已经足够大了,和美国差不多。但是中国的零售企业规模依然偏小,集中度很低。但有一点必须了解到,只有规模的企业才能真正带来效率的提高,才能真正建立高标准的冷链和供应链系统。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零售企业的规模化是必然的。

麦德龙当时是要出售中国的控股权,整个竞购过程其实非常惨烈,只能说我们很幸运。当然物美与麦德龙的整合也有巨大的前景。另外在2019年我们不得不提的,就是和重庆商社的战略合作。

目前,我们和重庆国资控股公司、步步高都有一个非常好的互动,重庆商社主要的零售资源都在西南,物美的布局主要集中在华北和华东,再加上有相对高端、走to B业务的麦德龙,有多点这样一个可以为零售企业提供赋能的数字化平台,可以说物美整个集团已经形成了一个全国的网络布局。这不是事先计划的,而是一步一步走到这儿的。

目前对于重庆商社的混改,整个工作还在进展的过程中,在未来,重庆商社、物美以及步步高之间会有很多协同。而且根据当时签订的合作协议,在西南地区有非竞争的约束条件,就是说物美这个品牌不会进入西南市场。

何振红:现在腾讯、阿里巴巴都在零售业有布局,外界叫做AT站队,在你看来,物美-多点能否称作第三极?

张文中:我们离这个目标还很远,腾讯、阿里都是巨头企业,物美在数字化之后当然有了一定的规模,但我们整体偏重的还是垂直领域的特定市场。

其实何止是生鲜快消品,所有的行业都面临数字化的转型,我认为在今后10年、20年甚至是50年,数字化转型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主题,这也意味着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需要又懂技术同时又懂产业的人,否则很难通过数字化完成整个行业的重构。

创业要坚守“向上”的力量

何振红:今年是《中国企业家》杂志创刊35周年,我们这个节目整个系列的主题叫“商业向上”,你怎么看这个概念?

张文中:去年也是物美成立25周年,我回过头看自己的创业生涯,其实我们一直也在坚守“向上”的理念。

我当初为什么要创业?90年代我曾在硅谷待了几年,当时我就觉得,企业家群体是推动社会、技术、人才不断进步的中坚力量,我当时的确心怀感慨,所以选择回国创业成立公司。再回到“向上”的精神上,其实在我人生的历程中,遇到逆境的时候也是有这样的一种精神的,我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心中有春天,人生就充满阳光”,这也是我对逆境的一个总结。

同样这样的精神也适用于疫情期间。其实对于零售企业,我们在疫情期间遇到了巨大的挑战和压力,我们这么多员工都在一线,一个商场一天有几千人进出,前不久,天津宝坻百货大楼也出现了售货员感染的情况,隔离了两万人,我当时真的压力很大,有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非常紧张。

但政府说你得坚守,我们就一天都没有关门,很多员工腊月二十九也没有休息。当然因为我们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所以也有意识,也有冲在最前面的准备。我们的队伍没散,我们一共做了九版关于加强店铺安全管理的相关规定,所有的高管也全部盯在一线,而且这些管理措施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所以我们一直说,面对生命,要有良心,我觉得这都是非常好的一种向上的力量。

场外快问快答

蜜芽创始人、CEO刘楠:伴随着5G时代的到来,你觉得科技变革会带给零售行业哪些变化呢?

张文中:在这次疫情面前,我们看到,数字化更彻底的企业,的确执行力更强,也有更多的机会,随着5G技术的成熟与更加普及,我想全面数字化会更容易。

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周宏骐:我认为成为数字零售的标杆,有两个关键因素,第一是要有能全面打通的智能化供应链,第二是订单密度要够,要能做到营销引流和用户运营驱动,将会员体系打通。对这两点,你怎么看?

张文中:我完全赞同周教授的观点。其实多点已经在做很多事了,比如我们一直倡导“店仓一体化”的模式,你既满足了到家的需求,又满足了到店的需求,还能更好的推动供应环节的数字化打造。而对于会员体系的打通,我们一直强调双轮驱动,用营销以及其它店铺商品的运营,为线上会员提供更高标准的深度服务。

文章推荐:

疫情之下 那些“高冷”的大型物理学设施还好吗?

二次元产业全产业链“遇冷” 疫情或致行业“洗牌”

“水上春耕”丰富居民菜篮子

聚焦特殊群体 给予特别关爱

李克强主持召开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