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亿的汽车巨头在寒冬倒下,也让信用债泥沙俱下?

财经早餐 阅读:32750 2020-11-21 10:03:37

作者:信用马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今年亏的最多的基金,居然是债基。”

财友老杨这样说到。

因为老杨的债基,好巧不巧既踩雷了永煤,又踩雷了华晨这两支信用债。

“我都不敢相信这么离谱啊,这真的是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我本来是把债基当压舱石啊!”

信用债违约潮来了?

其实信用债违约带来的蝴蝶效益刚刚开始,昨天,还不上债的华晨集团,最后以宣告破产清算收拾残局。

华晨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本次重整只涉及集团本部自主品牌板块,不涉及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及与宝马、雷诺等的合资公司。

虽然不涉及外资合作,但曾经销量第一、身价1900亿的汽车巨头,还不上10亿的债,就这样倒下,不仅震动着金融圈,也震动着汽车圈。

看财报,这几年华晨汽车基本是靠银行放贷续命。今年5月开始,华晨汽车便频繁成为法院强制执行的对象,还有信托违约、股权冻结、多起被列为执行人信息、成立债委会、公司主体及相关债项信用等级被频繁下调……

对于华晨来说,债务危机早已是一个定时炸弹,今年疫情导致大环境不好加之新能源崛起传统车企冷却,所有的问题,集中爆发。

关于华晨的这个烂摊子,证监会已经展开了调查。除了华晨集团外,过去的半个月中,和华晨一样拥有“信仰”的永煤控股,10亿超短融债券违约。

这一违约,带着多家煤企债券杀跌,连带着弱资质国企债券也被抛售,甚至连带着债基都不香了,人们做梦也梦不到有些债基跌的比股票还酸爽。

此次的信用债们大幅跳水,发生在双十一前后,网友说“是不是债市也要双十一做半价?”

央妈!快来救救“好大儿”

有人说,华晨的崩塌是自己自食苦果,但永煤控股不像是还不起钱的亚子啊。

今年虽然今年煤炭价格持续下行是事实,不少煤企确实也债务缠身。

然而永煤控股20来天前还发行了10亿元的中期票据,而且它拥有的可是河南最优质的煤炭资源,账上货币资金有469.68亿,总不能连10亿都还不起吧?

所以要么是“逃废债”;要么就是财务数据有问题;要么还有一种可能,大家想到了,以这几支信用债为首的跳水,莫不是想“逼宫”央妈?

出现违约,这类问题肯定能解决,怎么解决?央妈释放流动性,给钱肯定是屡试不爽的出路。

为了安抚市场、缓和债券市场波动,央行在11月13日已经开展了1600亿元逆回购操作,全部实现净投放。

但是债券市场的拯救不能总靠央妈撒钱,虽然央妈撒出去的钱,一部分可以被市场吸收,但仍然会有一部分反映在物价房价上。

要知道,从今年5月1日开始,央行就在逐步收紧放水的龙头,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持续上涨6个月了。目前我们的市场属于“货币政策边际收紧”的态势下,国债收益率走高,会给其他企业债券形成比较大的这种资金压力。其实对于负债率较高的企业很不利。

弱资质、高杠杆企业会面临较大的偿付压力下,引发投资者提前抛售,债券是流动性较好的可抛售资产之一,所以这将就债券首先被抛,跌的一塌糊涂。

所以,这是你这算盘打的真好,还真是央妈的“好大儿”。

但是,央妈为了稳定性,肯定不能中计,不能为了救你而疯狂撒钱,未来还是坚持收紧流动性恢复货币正常化,让信用债市场波动逐渐衰减,交易价格向公允价格靠拢而结束。

也请想逼着央妈给钱的好大儿们“耗子尾汁”。

别恐慌,但信用债也不能靠信仰了

几支信用债一跌,很多人都慌了,因为根据传统沙盘推演,个别企业债务危机——融资环境恶化——更多企业债务危机——融资环境更加恶化——金融行业坏账越来越多...

另外,AAA级信用债券违约,这就会让市场产生极大的恐慌,怀疑会有一大波的企业债券违约潮,投资者很可能对所有的企业债都格杀勿论,开始疯狂抛售。

毕竟几次金融危机都是债务危机掀起的。但是,不要慌!

我国的债券市场规模其实超过100万亿,是一个比股市大得多的市场,虽然普通投资者接触的很少,但其实这几支信用债构不成什么威胁。

违约几十亿,如果按比例来看,也就相当于A股中两个小盘股砸盘而已。

试问看到小盘股砸盘,你会惶恐吗?你会急着抛掉手里的股票吗?你肯定还是淡定的。

但是对于信用债的“刚兑信仰”是真的不能有了,有句话说“信仰就是用来打破的”。

天风证券盘点了资产新规后的债券违约情况:

自2018年开始,信用债市场中新增违约大幅上升;这种态势在2019年有所维持,再进入2020年,违约事件已经呈常态化。

1. 集中在产业债。城投债只有3只违约,其中1只兑付展期,2只技术性违约。产业债发行人133个,违约金额3400多亿。

2. 集中在民企,但是国企也是算少。民企违约金额占比68%,中央国企占比14.5%,地方国企9.44%。

3. 集中度高。133个发行人中,前五大发行人占比32.88%,接近了1/3。呈现出头部集中,意味着某些发行人在违约之前特别容易从债市拿到钱。

银河证券也表示,这次信用债的违约,有助于打破刚兑信仰。

一位从事固收行业的财友表示,近年来,大家在债券投资中,鸵鸟心态非常严重,甚至到了不看行业情况不看基本面、完全靠揣测能不能“子债母偿”来决策的地步。

但是如果一个企业自打借钱的那一刻就不想还,能想很多办法不还钱,例如重组逃离废债、把债务丢在原有企业去造个新壳,最终投资者来买单。

也可以把此次的信用债暴雷,看成是市场“刮骨疗毒”的过程。

两年前,我们提出了要“去杠杆”,然而今年碰到了疫情,稍微进行了一些放水压低了市场利率,但杠杆仍然是要去的,不能让很多企业已经习惯于高杠杆激进扩张的风格,倘若再面临一次金融危机,高杠杆扩张的行为就会带来巨大的风险。

所以信用债的违约浪潮是及时爆出问题、及时解决、及时刮骨疗毒,打破刚兑的信仰,让价值还是体现在基本面上。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