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作家葛竞:努力被人看到是一件幸运的事

新京报 阅读:56275 2020-11-20 20:16:51

原标题:儿童文学作家葛竞:努力被人看到是一件幸运的事

记者丨何安安

一条隐形的小飞鱼、一个充满幸福感的泥哨子、一只一生只唱一首歌的五彩鸟、一条承载满满回忆的永生小虫……喧嚣的城市一隅,一个不起眼儿的角落里,经营着一家永远玩具店。当你被一种神秘的力量牵引着走进这里,你将揭开一件件老玩具的身世之谜,倾听一段段或伤感、或温暖、或欢乐的治愈故事。

老米飞奔到了胖小子的跟前,抱起他,胖小子的身体轻极了,就像一团雾气。《永远玩具店》插图。

马光复表示,《永远玩具店》很好地融合了现实与虚构。全书由四个相对独立,又互相联系的故事组成,没有惊心动魄的巨大事件,没有皇帝、大臣那样的大人物,有的只是小小的玩具,现实生活中平平凡凡的人物,但是这种小小的玩具是具有巨大的、吸引人的和感动人的力量。

作品对于爱的阐述值得人们思考,无论是“隐形的小飞鱼”中提到的亲情的缺失,还是“花将军”中提到的珍贵的陪伴,抑或“永生小虫”中提到的藏于草编虫中永恒的爱,将现实生活经验与童话故事融为一体,带有深刻的哲思以及现实主义的文学价值。

在郭艳看来,从现代人的角度来说,玩具店是很有现代性歧义的,因为一方面,儿童获得了拥有玩具的乐趣,但另一方面,现代社会所谓文明的进步,附着在玩具上面的价值、等级、金钱、占有欲等使得玩具的内涵变得非常复杂。拥有什么样的玩具似乎成为某种身份、地位、阶层的象征,由此玩具在这个意义的维度上带着更多的被探究和打量的意味。

绕绕成了一个花环,落在音音头顶。音音耳朵好像被一下子拔掉了塞子。《永远玩具店》插图。

与此同时,郭艳说,在中国传统教育中,成人社会对玩具实际上是喜忧参半的,玩具的娱乐性和开发智力的因素往往让位于它的负面性,比如玩物丧志。因此,把玩具店作为题目,本身就是一种对固有内涵的颠覆和挑战。《永远玩具店》通过一系列的童话文本揭示了玩具最原初的内涵——玩具对于孩子精神情感的浸润和影响。郭艳认为,有生命的玩具是带着爱与记忆的一个经历,而这正是这部小说带给自己最为深刻的印象,“什么是有生命的玩具?是要带着爱和记忆的。”

那么,为什么会创作《永远玩具店》这样一部作品呢?在研讨会最后,葛竞表示,她将自己的童年回忆与经历融入作品之中,“努力被人看到是一件幸运的事,我希望通过作品告诉孩子那些生活中看上去并不起眼儿的东西都可能变成能够带来无限力量的人生宝藏。希望这本书可以陪伴孩子们成长,成为记忆中最值得珍藏的回忆。”

作者丨何安安

编辑丨张进

校对丨李项玲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