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和开发好腾冲石质文物

光明网 阅读:53122 2020-10-18 18:27:24

原标题:保护和开发好腾冲石质文物

《重修玉宝寺记》碑

□ 李继宽 文/图

从前腾冲交通不便,区位偏远,虽然“孤悬天末”,但比较有价值的石质文物却非常丰富。如今腾冲从末端变为云南开放前沿,面对融入“一带一路”和“全域旅游”蓬勃发展的机遇和挑战,对腾冲比较有意义的石质文物的保护以及开发利用,就显得十分重要。

据当前调查资料,腾冲比较著名的石质文物主要有:国殇墓园石质文物群,包括国殇墓园纪念塔户外石质文物、小团坡墓碑群户外石质文物、忠烈祠户内建筑镶嵌碑刻组、户外独立或镶嵌碑刻(盟军碑、将校碑、英烈碑、中将碑、碧血千秋碑等);其他石质文物有碑刻《重修玉宝寺记》《护珠寺地界碑记》《重修宝峰山佛殿碑记》《万华馆记》《大沟水寸碑记》等。

国殇墓园纪念塔户外石质建筑、小团坡墓碑群共有3346块户外碑刻、户外独立镶嵌碑刻、墓园入口及碑廊现代碑刻等,共达2000平方米。这些石质文物基本都在滇西抗战纪念馆(国殇墓园)内,文物价值不菲。这些石质文物对抗日战争的东方战场以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许多材料有记载,对研究滇西抗战乃至第二次世界大战都具有很高学术价值,也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培养家国情怀的生动教材,同时对当地旅游文化品牌的构筑提升具有积极作用。目前,当地有关部门对这些碑刻题记等石质文物都做了相应的原址保护工作,用科学方法进行了石质文物表面污物清洗、防风化处理和封闭裂隙勾补等。

《重修玉宝寺记》碑,现存玉宝寺,碑高150厘米,宽49厘米,上部有碑额。碑文为四川彭水县学教谕腾冲人杨淳撰,楷书16行,每行6至34字不等。其碑文为:“古有寺在腾阳长洞村之西,寺名曰玉宝。盖昔人自汉唐时刻石以成佛像,其佛显现灵异,人崇敬之。其意以石类玉,玉乃佛中之真宝,故取名曰玉宝。其寺山峰崒嵂,树木森翠,殿阁巍峨,栋宇严正。如□斯玄,如鸟斯革,如□斯飞,有非常寺之比,为山川之第一美观也。正统戊午间,遭麓川贼兵燹,乡随修整之,香火不绝。正德辛未间,又遭地震,殿宇倾颓,墙壁崩坏,金身独存,又有以见佛之灵异也。邑人唐海、杨钺、杨景辈为倡重修(下略)嘉靖三年李秋菊即□旦立”。

《护珠寺地界碑记》现存护珠寺,碑高102厘米,宽56厘米,楷书21行,每行2至38字不等。碑额用小篆书写“护珠寺地界碑记”7字。胡璇撰。胡璇是明末清初腾冲籍举人,官至北京吏部验封侍郎、前太常寺博士。碑文中的主要内容为:“……腾城之北二十里许,寺名护珠。创自元时土知府高公名泰者。历今五百余载。后又毁于兵燹中。本乡善士李均总观音塘小桥,重修之,埋一佛镜,立一石碑为记,予尚及□,今已年久毁矣(下略)康熙拾年 岁次辛亥 仲冬月甲戌日吉旦”。

《重修宝峰山佛殿碑记》,也是胡璇撰书。碑文为楷书。其内容为:“凡刹皆有记,独宝峰之佛殿无记,于青矝时读书于此,甚异之。然窃有闻也,闻之前辈君子载在志,曰佛弟子摩伽陀原修行于是地,坐化焉……至永历辛卯年,善士刘一龙,道号御虚,又建桂香阁于寺之右,总为三教,非歧门户也(下略)”。此碑文记载了宝峰山三教和谐与共的情形。

腾冲的石质文物不少,其中不乏较高学术、文化价值的碑刻。石质文物虽然相对于其他文物较难毁损,但一些碑刻还是日益风化严重。为保护好这些珍贵的石质文物,首先要用科学的方法进行有序管护,进一步完善相关的规章制度,同时开展调查研究,确实掌握这些石质文物中蕴含的历史文化价值,促进腾冲文化旅游发展。

(作者单位:腾冲滇西抗战纪念馆)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