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2020年悲催投资者

新10亿商业参考 阅读:46968 2021-04-25 06:00:12

文/文刀

来源于 | 新十亿商业服务参照

(ID:xsy-shangyecankao)

全球福布斯富豪排行榜又拥有新变化。4月22日,有50位亿万富翁走上了全球福布斯2021年日本国富豪排行榜。

上年仍在低谷期的软银孙正义,身价增涨、做到了444亿美金,重返日本首富王位。

而持续卫冕2年日本首富的uniqlo创办人柳井正,尽管依然维持了90%的財富增长幅度,做到了420亿美金,但离老敌人孙正义还差20美元。

从1981年开创软银投资,到1994年软银投资发售,再到频繁登上日本首富,回望孙正义的身家財富疯涨之途,实际上最离不了的是取得成功的项目投资,例如:

1996年的yahoo、2000年的阿里、2006年的日本国通信运营商日本国沃达丰……

而这种项目投资神话传说,也让中东地区总裁、iPhone、高通芯片等鼎力相助,2016年,孙正义创立愿景基金,经营规模达到1000亿美金。

随便感受一下,也就是比当初英国风险投资销售市场募资总经营规模多了584亿,实至名归的全世界经营规模较大、最强、最强的投资人。

但阿斌一定想不到,愿景基金既造就了自身的高光时刻,一样,也让自身经历了史无前例的众口铄金。

01

孙正义:2020年悲催投资者

2020年,悲催的投资者,非孙正义莫属。

受肺炎疫情、美国股票等灰天鹅危害,众多初创公司的境遇困难重重,本应看惯了艰难险阻的孙正义,也迫不得已认可销售市场的萧条:

“我觉得最少会出现15家投资管理公司可能倒闭。”

语音下,相关阿斌和愿景基金的噩耗接踵而来。

例如曾被觉得是英国最TOP的高新科技新成立公司之一的WeWork,在筹划发售早期,阿斌就扔进去超100亿美金。

結果还没有撑到发售,WeWork招股说明书就曝露了众多bug,最终发售方案夭亡,创办人引咎辞职,达到470亿美金的公司估值泡沫塑料一触即破。

溃不成军,阿斌也只有服输,公布舍弃对WeWork 30亿美金的回收质权,并说明软银投资对WeWork总经营规模超百亿美元的一揽子援助方案早已实际上倒闭。

祸从天降,就算是取得成功发售的共享出行Uber,仍在再次亏本,唯一能说得过去的地区便是股票价格上年触及到底部后疯涨。

除此之外,被称作“美国版拼多多平台”的英国低价位家居日用品和食品类电子商务Brandless,于上年2月公布关掉,距该企业资金投入经营仅2年多,距其获软银投资2.4亿美金的项目投资还不上2年。

也有曾被阿斌称之为愿景基金全部资产配置的“根基”——太空互联网企业Oneweb,进到2020年后资产吃紧,却被阿斌拒绝了新一轮股权融资的要求,于3月宣布宣布破产。

但即使做到了愿景基金8亿美金投资,共享资源酒店餐厅OYO也差点儿没撑过去。

上年,OYO依次在我国、印尼和国外市场规模性裁人,全年度都被负面报道压身。近期千辛万苦传来了新一轮股权融资的信息,但好像又深陷了迷案。

今年经济尽管转暖,但阿斌项目投资板图里的企业仍在持续倒地。

4月,曾获15亿美金股权融资的产业链金融科技企业——格林维尔资产宣布破产维护。

02

珍珠贝、DoorDash、Coupang……

阿斌取得成功加血

但就算是悲催投资者,从上年第三季度到目前为止,阿斌和软银投资也根据好多个取得成功发售的项目投资实例顺利加血。

2020年9月时,软银投资就曾公布,因为最近高新科技企业估值的广泛增涨,软银投资愿景基金的资产配置也已挽留了所有损害。

在其中就会有出血发售、又二次探底的Uber。

而2020年软银投资能补平亏本窟窿眼的较大元勋,也有我国经营规模较大的“二房东”——珍珠贝。

珍珠贝于2020年8月取得成功美国上市,且发售后股票价格一路飙升,同一年11月时曾有新闻媒体估计,贝壳上市给软银投资产生的投资收益率达到375%。

怪不得在上年的软银投资世界大会上,阿斌对珍珠贝满嘴赞美:

“它是一家非常好的企业,它已经持续增长,早已造成了巨额利润。”

到2020年底,英国餐饮外卖服务平台DoorDash取得成功发售,光是以对这个企业的项目投资,阿斌就得到了约110亿美金的平仓盈亏。

珍珠贝、DoorDash的连续取得成功,一举扭曲了软银投资的低迷,不但让2020全年度“尾盘拉升”,也是给2021起了个开好局。

2020年3月,称之为韩国版“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大佬Coupang在纳斯达克的取得成功发售。

愿景基金曾依次在2015年、2018年各自投过Coupang10亿美金、20亿美金,是它第一控股股东,持仓占比38%。

尽管Coupang股票价格有一定的下降,但截止发表文章时总市值为734.三亿美金,按持仓占比使用价值达到279亿美金,

短短的六年,就为软银投资赚了249亿美金,计算成rmb,使用价值超1600亿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除开在项目投资上的不成功,上年8月,软银投资曾购买约40亿美金科技股票行情看涨期权。

《华尔街日报》曾报导,这产生约500亿美金的敞口。这般大的经营规模代表着,假如销售市场向着有益的方位发展趋势,软银投资很有可能大赚一笔;但假如科技股票行情下挫,软银投资很有可能会损害一大笔股指期货订金。

結果是那一段阶段美国股票连续狂跌,连同着软银投资的股票价格也一通狂跌。那时候有剖析称,“其实是美国华尔街在猎捕孙正义”。

就连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也在微信朋友圈点评这事:

“真是早已变成反方向指标值了。。。”

为了更好地抹平炒股票的窟窿眼,阿斌迫不得已跳楼自杀大甩卖高品质财产。

据投中网报导,孙正义最开始买的是销售市场流通性最好是的阿里个股。据调查,软银投资在 2020 年第二季度间共资金回笼约 137 亿美金,最终总计TX约使用价值154亿美金的阿里个股。

值得一提的是,软银投资还售卖了英国第三大挪动三大运营商 T-Mobile、日本国移动通信技术业务流程、美国ic设计企业 Arm 一部分股份。

在多次清仓大甩卖后,阿斌又拿着高额资产去认购软银投资的股权,并取得成功将软银投资股票价格送到 2000 年至今的最大水准。

再再加上珍珠贝、DoorDash、Coupang的持续发售,阿斌的身价节节攀升,总算重返日本首富的王位。

03

“人生道路起起落落得太快,

确实是太刺激性了!”

2020年,软银集团发布2019财政年度运营亏本做到1.36万亿日元,创出了自1994年发售至今较大的本年度亏本,在其中愿景基金亏本了约1.8万亿日币。

2021年,据《日本经济新闻》报导,截至3月31日,日本国软银集团的2020财政年度纯利润达约4.五万万美元(417亿美金,折合2.7千亿rmb)。这将是日企迄今为止的最大纯利润。

前后左右2年的营业收入状况称得上冰火二重天,如同周星驰说的一样,“人生道路起起落落得太快,确实是太刺激性了。”

而在我们转过头再去看看孙正义这2年的历经,会发觉一切的根源不外乎是阿斌的2个投资建议:一个是时空穿梭机基础理论,一个是共享经济模式方式。

说白了时空穿梭机基础理论,就简单点便是运营模式的“拷贝粘贴”,即拷贝比较发达地域的取得成功运营模式或是商品,粘贴到落后地区地域再做一遍,实际上倒也无外乎一条项目投资的近道。

再看一下共享出行Uber、滴滴打车,联合办公WeWork,共享资源酒店餐厅OYO……就了解孙正义有多热衷于共享经济模式方式,但这种这也变成他项目投资管理体系中最受异议的一点。

自主创业沒有100%的取得成功几率,始终是九死一生,因此亏本是无可避免的。

但只需有一家公司从自主创业跑道中冲杀了出去取得成功IPO,就能让孙正义和软银投资赚的盆满钵盈,取得成功遮盖不成功产生的亏本。

例如一年前就曾有新闻媒体算过一笔账:

孙正义项目投资阿里巴巴收益2000倍,拥有的阿里巴巴市值1000多亿美元,充足救亏损的软银投资10次。

也怪不得在流通性告急时,阿斌挑选了不断出售阿里股票往返血。

上年的破纪录亏本,曾让老孙成了任何人众口铄金的目标,可他却在任何人都惶恐不安时振臂高呼:

“如今恰好是项目投资的最佳时机!”

虽然在项目投资眼前始终沒有勇冠三军,但能自始至终在他人害怕时贪欲,也是他做为一代项目投资神话传说的独到之处。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